犀利哥.jpg 

浪人犀利哥,他並不是乞丐,因為他不會主動要錢,他也有屬於他的尊嚴。

犀利哥面對突如其來的圍觀,感到很害怕,並仰天大吼。

 

在大陸的天一論壇發起了帶犀利哥回家的活動,並呼籲媒體以及網友 們不要再消費犀利哥了,在三月二日天一論壇的網友也主動的想與犀 利哥攀談希望能帶他回家,但是已經習慣孤獨一人的犀利哥面對突如 其來的關愛與圍觀似乎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,只感到害怕,只好快速 的狂奔開想遠離要幫助他的網友們。

救助站及媒體採訪犀利哥,平淡的流浪生活被打破犀利哥哭了




 

 

犀利哥 - 首度開口回應




 


犀利哥:我真的不想这些,真的,不想这些,我想哭!
老饞貓:你想哭?(跟記者說)他想哭!
犀利哥:我怕你打死我,送派出所去,真的!
老饞貓:你感覺有什麼不一樣嗎?在你的身邊。
犀利哥:我在發抖,
老饞貓:腿在發抖。
犀利哥:恩,真的。
老饞貓:你知道為什麼嗎?
犀利哥:因為我騙了你嘛!因為我騙了你嘛,騙了你跟王叔叔嘛!你知道王叔叔不?我熄滅 火(抽完這支煙)你就走,好嗎?拜託你了,麻煩你了!
老饞貓:那沒關係的,你覺得麻煩嗎?我聽你口音是湖南的還是四川的,你還記得不了?
犀利哥:我不值得你跟我這樣拐彎抹角。我不值得。
老饞貓:你不要跟我拐彎抹角沒必要,以前什麼樣現在還什麼樣
犀利哥:我曉得(王軍/婉君?)沒有了,我曉得(王軍/婉君?)沒有了,你曉得王叔叔 沒有(王軍/婉君?)了,你知道的。我熄滅火(我把煙掐了)

由於犀利哥的口音,大家只能聽出部分內容。
以下是網友的翻譯︰
老饞貓*:最近怎樣?
犀利哥:沒有以前好
老饞貓:別怕,我幫你一下
老饞貓:我們還是以前的好朋友,好吧
犀利哥:以前的(王軍/婉君?)沒有了
犀利哥:你你要幫我下
老饞貓:你還住在以前那個的過道裡嗎?
犀利哥:他不讓我住

*註 老饞貓是個與犀利哥比較相熟的網友,犀利哥曾對他說︰找個女人來愛我~

網帖傳真》》犀利哥”是抗洪老兵他應該有他的尊嚴

    在網上看到最牛乞丐的帖子後,心裡很難受,想不到在照片中看到的人居然是曾經的戰友,1997年入伍後在南京軍區江西南昌當兵,曾經參加過1998年抗洪搶險,為了人民群眾的安危,忍受長時間的烈日暴曬和洪水浸泡,在江堤上風餐露宿,夜以繼日地艱苦奮戰。把個人的利益拋在腦後,把個人的生死置之度外,曾經獲得過部隊嘉獎,這就是今天網友眼中這個最牛乞丐過去的故事。

    據一個戰友說,在他很小的時候母親死得早,父親也在很小就離開了他,他一直和親戚生活。退伍後也沒有找到什麼正式滿意的工作,誰知竟然會落到這般地步。我想如果有一個溫暖幸福的家,他也未必會到這個地步。

    他並不是乞丐,因為他不會主動要錢,他應該有他的尊嚴。我們戰友看到帖子後,曾經到街頭去找過他,給他買了飯和食品。但他只喝了一口湯,他雖然頭髮鬍子很長、衣服很破,但我們幾個人的名字他都能報出來,他說那個曾經的他已經死了,往事不用再提。我們陪他聊了很久,有時他會胡言亂語,但我們寧願相信這是他在掩飾自己的藉口,我們給他飯的時候,他也偷偷的用破棉被擦拭了眼淚。

    讓他回歸正常人的生活是我們最大的願望,誰願意在寒冷的深夜蓋著破棉被露宿街頭呢。作為戰友我們很想幫他,也會出錢出力,但力量畢竟是有限的,希望全社會共同伸出援助之手,也希望相關部門能夠給予説明。

一名退伍老兵

2010年2月28日

1373891_962165.jpg 

犀利哥找到家人了

繼昨天晚上,網友動情和老饞貓與“疑似犀利哥家人”見面後,今晨,寧波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帶著“家人”來到寧波市精神病醫院,看望昨日入住的犀利哥。

我們的小葉MM正在前方發回第一手資訊。

犀利哥的主治醫生(莊橋寧波市精神病院二病區醫療科科主任:劉堂龍)告訴我們:病人是昨晚送入的,情緒基本穩定,在醫生的照顧下,胃口很好,三餐正常,昨晚睡得很香,與其它病友相處也很融洽(並沒有住單獨病房)。在醫生的開導之下,他寫下了自己的姓名——程國榮(與之前家人說的陳國榮相吻合)出生日期:1976 年10月10日 ,戶籍地:江西鄱陽縣。 

他的母親和弟弟在醫院看到犀利哥後雙方都很激動。

這次趕到寧波來的是犀利哥的媽媽和他弟弟,媽媽耳朵不太好使,弟弟叫程國聖,現在在台州打工,他們還有個姐姐,父親早亡,“犀利哥”有兩個孩子,兩個孩子1個11歲,一個10歲,還在上學,但去年他的老婆在一次車禍中不幸去世。而“犀利哥”離家有將近10年時間,說是出來打工的,但後來一直沒有了音信。當時出來的時候精神狀態是好的,現在這個樣子不知道是受到了什麼刺激。他弟弟說:他家的經濟情況不好,他也在外打工,家裡多次尋找“犀利哥”但都沒找到。這次他們來本來是打算自己一個人來的,母親的身體也不是太好,而且經濟上也不寬裕,但想到哥哥精神上有問題怕認不出自己,就把母親也帶上。


醫院安排家屬與“犀利哥”(程國榮)單獨會面。

犀利哥一進門見到家人,一眼認出了他們,眼裡擎著淚水,叫了一聲“弟弟。。貓咪。。。”(分析:應該叫的是媽媽或是弟弟的小名,可能很久沒有跟人交流,語言有些阻礙)。

“犀利哥”程國榮的媽媽耳朵有點背,不會講普通話,大部分的資訊都是他的弟弟表述的,當我們問道是否要將他哥哥帶回家,他堅定的說了兩個字“回家”!寧波市精神病院醫生表示:尊重家人意見。具體的病症結果要在確診之後給予明確答案。 

“犀利哥”程國榮的弟弟程國聖激動的說:“感謝媒體,感謝寧波救助站,感謝大家,我現在心情很激動,真的很激動。。。。”

634033539770937500.jpg 

犀利哥的愛情故事

“犀利哥”已跟親人相聚,終於揭開了犀利哥的過去秘密


特大新聞,今天早上,犀利哥的家人來到寧波,終於在天一廣場見到流浪的“犀利哥”了,然後被寧波政府人員接到賓館安頓好。經過與家人的交談,“犀利哥”終於道出了流浪寧波7年的原因。

1998年,犀利哥在江西南昌當兵,當年參加了長江抗洪,連續泡在江裡堵江水3天3夜不上岸,用身體堵住岸堤上的缺口,後來被評為“二等功”。2000年,犀利哥復員,回到老家江西鄱陽,從事農業。期間,經過介紹,他認識了鄰村的同齡女青年“王君”,兩人很快就墜入愛河。因為家鄉比較落後,2002年,犀利哥決定去浙江寧波打工,他對未婚妻王君說:“我想出去闖一下世界,等我賺了大錢來娶你。”

於是犀利哥來到了寧波,找到了一家外資企業當工人,由於他工作出色,吃苦耐勞,很快被提拔為主管,收入也提高很多。到了2003年春天,由於非典,工廠裡外地工人奇缺,而“犀利哥”那時候已經當上了主管,於是他就叫未婚妻“王君”也來寧波一起工作,這樣既可以解決了用工緊張問題,又可以天天見到老婆,免除了相思之苦。

“王君”也很高興犀利哥能在外地混出一翻成績,於是也坐火車來到了寧波。

那一天應該是2003年5月,犀利哥一大早就請了假,做汽車來到寧波火車南站接妻子。在火車站門口,他看到了一個扒手在偷一個旅客的錢包,犀利哥大喊一聲“住手”。上去一把抓住扒手的手腕,然後一個標準的擒拿,把扒手壓到地上,扒手動彈不得,隨後員警到了,把扒手帶走了,被偷錢包的旅客感激不盡,連說謝謝謝謝,犀利哥搖搖手,說“小事,不用謝”

犀利哥繼續在火車站等妻子的到來,隨知那扒手還有同夥,他看犀利哥身手這麼敏捷,所以沒敢上前找麻煩,他偷偷地溜走了,回去找同夥幫忙。

到了11點,王君的火車到了,犀利哥終於盼到了快1年沒見的未婚妻,非常激動,拉起妻子的手就邊走表聊了起來。

誰知道,他們背後一輛麵包車在慢慢的跟蹤他們,原來就是那夥扒手,他們想尋找機會報復犀利哥。他們見到機會來了,突然加大油門,從背後撞向犀利哥。畢竟犀利哥當了多年的兵,他感覺背後有冷風吹來,不詳,馬上一轉身,發現汽車距離只有3米了。犀利哥忙推了一下妻子,然後自己一個側翻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結果犀利哥躲過了一劫,但是王君反映不即,卻被面包車撞倒了7米遠。麵包車裡的扒手一看,發現沒撞到犀利哥,想掉頭再裝,無奈火車站人流太大,許多人都聚集過來看人鬧,他們馬上加大油門跑了。

犀利哥望著倒在地上的王君,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情景。剛才還活潑的未婚妻,一眨眼,卻倒在血泊中。他接受不了這個現實,深深的責怪自己,抱怨自己害死了王君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於是犀利哥精神恍惚了,他後來給王君的父親王愛民打了一個電話:王叔叔,你好,王君已經到寧波了,她跟我過得很好,請你放心!

犀利哥不想讓王君的家人著急,所以編造了這個謊言。

而他又不想回老家,因為他實在虧對家人,於是他決定留在寧波。

因為死了王君,犀利哥每天上班精神恍惚,做事情都丟三拉四,工廠也很快辭退了他。

犀利哥於是一直在思念死去的王君,精神受很大刺激,最後流浪寧波街頭,時間一過就7年

 

全站熱搜

celinenew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